本文是第 1 篇故事,来自龚荣荣。


我不知道应该以怎样的一篇文章来纪念你们,因为我说话你们已经听不到了,所以,我只有用一些文字表达出来。

昨天晚上送你们离开,从出校门到地铁站,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开心,虽然一路上有说有笑,可是,每个人心里的不舍,我能感觉的出来。

从最开始的宿舍楼下,一出门就看到你们大大小小那么多行李,我除了表示很惊讶,更多的是难过。是呵,你们都要走了。然后帮小杰提袋子,帮蜘蛛托行李箱,看师傅那么辛苦(因为他的行李箱轮坏了,拖着走都得很小心).我又帮他拿了一个袋子。虽然有点沉,但一想到以后也许永远都没有机会再见面了,心里就觉得闷闷的。

走在路上,我想和你们说话,就像小甜和小鸡一直在后面不停的聊天,笑声总是那么多。可是,我又不想和你们说话,因为面对离别,我能做的,只有沉默,更多的沉默。走到站牌那里的一颗芒果树下,我看到大熊还想跳上去摘芒果,呵呵,只可惜那颗芒果树实在是太高了,大熊那么高都摘不到。就这样,我们十个人声势浩荡的走到了竹料路口。

上了去人和的车,司机一直催促着要走,但师傅和蜘蛛他们去买水了,所以我们一直要司机等一下,其实那个时候,我多希望司机说“车坏了,走不了了。”不过,那只是我心底的小恶魔在作怪。你们是要走的,终究也是要走。

在车上,本来是打算和小甜坐的,但僵尸抢先了一步,如果是以前,我肯定把他连打带骂的赶走了,但那个时候的我,压根儿一点心思都没有,所以什么都没做。车开了,小甜和小鸡坐在我后面,小鸡打我的头,我问他干嘛,他说:“趁现在还打得到, 所以多打几下,以后想打都打不到了。”和小杰闹矛盾了我就掐他,他竟然没有喊痛更没有还手,我真的是觉得稀奇,然后这个遭天杀的僵尸竟然给我说了句:“你就掐吧,掐吧,以后真的就掐不到了。”我不懂你们为什么都要说那些伤感的话,可是,天知道那个时候的我有多难过,脸上的表情却还要维持着无所谓一样的笑。后来听到小鸡问小甜:“我们走了你们以后去和谁坐圆中心啊?”我不知道小甜是怎么说的,因为她那个脑袋很少能组织出一句完整而又不让人费解的话,当时,想了想,对啊,他们都走了,以后,就再也不像以前了。

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个野鸡车开的好快,一路上超了多少辆公车,平时怎么就不发挥出这种速度呢?下车的时候,我突然不想下去, 很不想。我不愿意看到他们那么多人的背影,提着行李箱,走的毅然决然。不过还是最后一个下了车。

进地铁站下楼梯转弯的时候,我对所有人说了一句“我不走了,不想下去了。”然后听到不知道是蜘蛛还是小鸡说“都到这里了,走啦!”到了买票口,我又说了一次我不走了,然后他们都说那边还有一个出口,我们可以先送去里面,然后再走那边出来。我知道大家都是在想多争取一点相处的时间。其实我不是不想走,是我真的真的不喜欢这样子的离别。

不知道为什么,地铁站的人不算少,可是你们买票的速度却那么快。然后看着你们一个个提起行李,走向电梯方向,当时我就后悔送你们了,我讨厌十个人来就只有两个人回去,我讨厌就只有我们两个女孩子送你们八个男生,我讨厌看到你们这么多的背影。

小甜给了小鸡一个拥抱,哦不,准确的说是给小鸡抱了一下。蜘蛛和我握了一下手,然后僵尸说要抱我一下,我马上就躲,但没有躲过,其实那个时候我很想哭。我知道,我可能再也遇不到一个如此对我的人了。我一直都以为我不会哭的,可是,那个时候的我,真的好难过。然后还要和你们一遍一遍的挥手说再见,将你们每一个人都死死的看了一遍,看着蜘蛛还是那副笑容,看着三叔公那个滑稽的姿势,看着师傅看我的那个眼神,看着你们提着你们的东西一个一个的走下电梯。我知道,很多很多东西,以后再也再也不会有了。

以为你们会回头的,所以我一直强忍着眼泪,和小甜趴到栏杆上去看你们,直到看不见了,才往出口走。一转身,眼泪就大颗大颗的流出来了。还好,我没有在你们面前哭。

坐上回竹料的车,我哭的更厉害了,搞得那个司机都不好意思找我要车费。那个坐在我对面的男人实在是忍受不了看着两个女生从上车就开始哭,其中一个还越哭越厉害,终于带着怨气和怒气坐到我们后面去了。可我没想到的是才刚刚停住不哭,那个司机就给我雷出一句:“靓女,我今天收工了,要休息了,你们下车吧!”那个时候我嘴巴往下一撇,眼泪就又流出来了,我他妈的我容易吗我,送了那么多人走就已经是很伤心了,现在还要被这个长得一点儿也不好看的司机赶下车。好在司机最后说了一句:“你们去坐前面的那辆车吧!”我才知道原来不是赶我下车,只是换到那一辆车去。那个难堪呐~更难堪的是那辆车上面人都坐满了,我和小甜一上去,几乎所有人都看着我们,也对,两个女生哭成这样,是有点回头率。站在车上我一直在忍着不哭,因为那么多人看着很丢脸,可是后来一有座位坐下了我就又想哭,我觉得我真没用。

到竹料路口,我们下车了。然后像神经病一样拼命往四川街赶。我要化悲愤为食欲,所以和小甜跑去吃麻辣烫!本来是打算去吃烧烤的,但没有找到上次去过的那家。后来辣的两个人嘴巴红红的跑去买西瓜。途中啊胖加我了扣扣,那个时候哇~心里的感觉真的好难形容出来的,因为你们都走了,我认识的就只有啊胖了,心里又委屈又欣慰。可是,整个四川街竟然没有看到有卖西瓜的,只看到吃西瓜的人却有一大波。我就郁闷了,奇怪了。于是拉着小甜就到处乱窜,终于找到了一家,化悲愤为动力,老子买了就往轻工赶,还弄得小甜脚崴了一下。不过当时那个阵势啊,风风火火!!!

可是回学校了我才发现不如不回!因为平时有事没事都喜欢抬头看看你们宿舍,灯没亮的时候,你们总会有人说谁谁谁是去了哪里,灯亮了的时候,你们又会说是谁谁谁在宿舍。可是,昨天,你们班的三个宿舍都是黑黑的,啊胖说你们都走了,宿舍人少的可怜。我觉得很不习惯,不习惯这种突然空荡荡的思念,不习惯没有了人在耳边不停的说话。突然看到你们宿舍的灯亮了,我激动得快说不出话来,原来是别人来你们宿舍翻东西,想搜刮一些有“价值的宝物”。唉~我想我有病了,神经病!

小甜说要走一遍学校,回味一下你们曾经走过的地方。可是,我不想。我也不敢。我真的好怕我又再哭一遍。娘的,我怎么就这么没用呢!

从最开始知道你们要离开,我就没有说过一句“舍不得”,怎么可能舍得呢?但你们都知道,再怎么不舍,终究还是要走的。改变不了任何什么。

其实,我想,我舍不得你们应该不会很久。

但是,我想,我会怀念你们很久。

Last modification:April 26th, 2020 at 02:07 pm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请随意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