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是第 2 篇故事,来自框框。


今天想讲讲,我和他的故事。

我们是大学同学,他是广东惠州人,一米八四的个子,肌肉扎实,五官顺眼,身上有股慵懒气质(正好是我所不喜欢的)。

大学时期的他,认真听讲,作业总完成得很好,喜爱午后去运动,跑步起来,可以绕操场十圈仍脸不红气不喘。

饭量很大,大学在食堂兼职时,因为是同学,每遇到他过来吃饭,总会给他打很多,我和他并不熟络,只是很普通的同学关系。听说他有女朋友,后来分手了。

他叫杨思,名字和女生很像,我很喜欢。

我酒量很差,有次一起去唱歌,因为送的酒不想浪费便喝多了,回宿舍太晚已经关门,他送我去酒店,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只是依稀记得,他一遍又一遍对着我说为什么要离开他,现在想来,大概是他在那时候是想着他在一起六年的前女友,他的初恋。

在这之后,我跟他说忘掉那些事情,他让我做他女朋友。我不同意,因为我是不喜欢他的。

后来学校安排实习,我和他一起去了文昌一个建筑公司,朝夕相处,所以我便同意了,但是我仍然不喜欢他,所以对他很冷淡,半年后我说我要去三亚,他说支持我,我便走了,事实他不支持我也会走。我是爱自由的,不会被任何人束缚。

在三亚一年的时间里,他经常从文昌过来找我,我每回都很反感,责骂他打乱我的计划和活动,他没有说什么。记得有一次,我被三亚的热浪热得不行,他大中午从文昌过来,开了间宾馆,叫我去休息吹空调,我同意了,一同躺在一张一米八的床上,我睡到边缘,只想离他远点,也不愿意和他说什么话,甚至一个笑脸也没有给过。睡熟了有次翻身,他以为我要掉下去,猛的过来揽住我,我装作没醒。

后来,我说我要去深圳,他想了很久,说支持我,于是我又走了,晚上十二点的飞机,他从文昌打的过来送了我,看到他的时候我也并没有觉得开心或者感动,大概没有感情的时候,无论对方做什么,都不会有任何的情绪起伏。

在深圳的时候,他常给我打电话,但凡我是在做着什么事情的时候,是一定会直接挂断电话,或者接了也不会说到五秒,他经常在酒后责怪我的狠心,我也每每烦躁的挂掉电话。虽然我一直没有喜欢他,但也安安分分,没有和其他人有过牵扯。朋友都说他作为我男朋友太可怜。我无所谓的说那他大可以分手。

后来,他便来了广东,回到自己惠州的家,在家人的安排下去了一家园林公司工作。

记得,他从海口到深圳的时候,我去机场的地铁站等他,看见他的那刻,内心仍然是排斥反感的,总觉得他是一个陌生人,不该是和我有这么亲密关系的人。

可是一个人在深圳漂泊,无疑是孤独的,我也慢慢习惯了他,遇到事情后也会给他打电话,他总是会倾尽所有帮我,我慢慢变得有些依赖,那是我二十几岁生命里第一次有点依赖一个人。男女朋友这层关系是奇妙的,它不像亲情,父母有我姐姐还有我弟弟,也不像朋友,朋友有她其他的朋友。他好像是全属于你的,我喜欢这种完全属于我的感觉,似乎我提什么要求都是合理的,不必去在乎这样是否会失去他或者他会反感我,比如让他去买我想吃的东西,比如在痛经的时候向他抱怨以求得缓解痛苦。从小,我便和父母小心翼翼的相处,不敢多说话,怕被讨厌,和朋友也是有所保留的相处,不敢把自己缺点脾气暴露出来,担心失去朋友。所以我总是戴着面具和一身刺活着。但在他面前,我可以尽情做自己,把自己最丑的一面展示出来,坏脾气小任性。我从排斥他靠近,到能够在大街上牵着手。我心里一点点接纳他,习惯他,时间已经过了两年。

这两年里,他曾两次叫错我的名字,因为我和他前女友的名字很相近,她叫曾小惠。他也曾深夜喝醉联系前女友,向她倾诉他的怀念之情。

后来,我又从深圳去了厦门。做这个决定的时候,心态已经和以前有了很大的区别,我纠结犹豫了很久,和他说了之后,他没有表态,但是我就是很会说,巴拉一堆,说是到那边有多么多么好,说服他的同时其实也是在说服自己。

我总觉得,自己是个漂浮不定的人,不停的在游荡,没有什么能让自己安定下来。
离开深圳一个人去了厦门后,我经常想念他,于是总是一个人坐四个小时动车,再坐三个小时巴士公交来找他,每每早上九点出发,到了晚上七点才到他生活的地方。厦门那段日子不堪回想,一个人在充满尘土喧嚣的地方生活,住在水泥房里,每天晚上还得等听到变态尝试开门无果离去的脚步声才能睡去,精神几度濒临崩溃,神经也变得衰弱。而每次坐上七八个小时去他家的路是最快乐的,他成为我的精神支柱,我的全世界。我是个不习惯把自己的脆弱和不快乐说与朋友的人,就算说,也是以玩笑和调侃的方式带过,对他也一样。所以我变得越来越依赖他,因为怕他离开,或者只是为了补偿,或者我真的以为我和他会白头到老,所以在一次去找他,并见了他父母之后,我把我全部都给了他。

其实我感觉得出来,他的父母并不是很喜欢我,第一次见面,饭后我擦桌子,还被他妈妈责怪姿势不对,大概是不喜欢一个人的时候,看什么都不大顺眼吧。我从小就不懂得如何与长辈相处,总是沉默,觉得少说一句,就能少犯错,就能少惹爸妈不开心,这种模式持续了二十多年,改不了。

之后我又回了厦门,能感觉到他越来越冷淡,消息回得越来越慢,有时一天两天也不会联系,女生总会犯一种错,就是企图用分手得到对方重视和哄爱,都说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为零,我自然没有免俗。隔着屏幕,我和他说分手,他仿佛放下了心中的一块石头,一个包袱一样的轻松的语气,直接答应了。我始料未及,他说,他觉得他没办法改变他父母对我的态度,他父母反对我们,所以他不愿意耽误我。

Last modification:April 26th, 2020 at 02:07 pm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请随意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