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旧梦无寻处,几度新春不在家]


今年的新年实在太早了,本来准备去东南亚逛一下的,结果从10号停止自发货渠道之后,一直每天不断的装箱,每天发20是来箱,一直到今天晚上都还剩一些没有打包完,只能来年再继续了。

箱子

大概八点多小孙室友打电话说周边的药店买不到口罩了。我挺讶异的,口罩怎么可能买不到呢。用叮当快药买呗,人家送上门的。

我们四个人继续加班到十点,打扫完卫生也已经十一点多了。

十一点半,和与大家说再见,路上注意安全,并且新年快乐。拉下搬办公室第一次关上的卷帘门。

2019再见,2020对我好些。

今天才知道为什么口罩那么抢手,原来是湖北有新型冠状病毒,好像还挺严重的,早上起床急急忙忙的就找口罩,用于工作性质关系,平常会准备一些口罩,谁知道到用的时候一个都没有。最后在包里找到了一个可洗的棉口罩,勉强带上。等一会出门去车站的路上再到药店去看看有没有口罩卖。顺便也提醒一下父母买一些口罩回家。

月初就买了23号广州南 - 鹿寨北的高铁,但是双舅说他也回去,问问要不要一起回去,本着能省一点算一点的初衷,然后把票退了。

今天去东莞会合晚上再一起回去,在路上路过几个药店都说口罩卖完了,无奈。

原来舅娘家是过大年29的,所以今天就是他们的年了,再一次喝了几杯50来度的白酒,那感觉好酸爽的。

酒后驾车(电动车)送表妹回家收拾衣服,然后赶在九点钟之前到加油站加了一罐油,十块钱洗了一次自动洗车。

我、双舅、外婆、表妹踏上了归途。

十一点从东莞出发,经过一个晚上的路程凌晨6点抵达家门口,这次走的是新修的路,解答了一个自己从小就一直在下的事情,对面的山到底是哪里?原来就是和平、六龙这些小时候觉得非常遥远的地方,也终于知道了为什么以前上学这些地方的同学很久才回一次家。如果没有通这条路,真的是翻山越岭。

由于时间还早,家里人都还没起床,但是给我留了门,打开了熟悉的大门,在大厅坐着玩了几把游戏,老妈起床了,然后帮我铺了床。躺下就睡了。直至中午起床,爷爷奶奶才知道我回来了。

由于睡的是爷爷之前睡过的房间,很重的烟味,刚起来没多久,奶奶就嫌弃的说:“帮你铺了那个房间的床,谁知道你爷爷跑去睡了。”,然后马上帮我把满是烟味的床单给换了。熟悉的感觉回来了。

爷爷奶奶在以看得见的方式在慢慢的变老,有时间真的应该常回家看看。

之前家里一直都难相聚,今年难得的人都非常的齐全,哥哥带了嫂子,弟弟带来弟妹,一大家子16个人坐了两桌。和爷爷、爸爸、叔叔以及弟弟们好好的吃了一顿年夜饭。

突然觉得特产漓泉怎么变得好喝了?也觉得原来家里的米酒只有20多度,不像出门在外喝的白酒,动不动就40度以上。可能是年轻的时候经常喝酒导致酒量还不错,在家里仅次于爷爷、老爸之下。

这两年很忙,早上八点半出门,回家时已经十一点半,很久没有好好吃一顿饭,所以听着家长里短,慢慢的和长辈喝点酒,这是这两年最快乐的事情了。

由于今年有疫情,所以取消了一年一度的龙神会(还记得去年自己还被拉着去舞龙,进入到了村里的每家每户),一大家子围坐了下来,玩金华。

短短的一个三十夜,心安。

初一,今天的晚餐是在叔叔家吃,喝了叔叔自己用山葡萄酿的葡萄酒,挺不错的。又是一顿酒肉大餐,吃饱喝足之后还是开始了传统老项目,今天一家人玩的是牛牛。:)

牛牛

今年外公一家都没有回来,但是还有很多叔公(外公的兄弟)在家,所以依旧不变的是初二到叔公家吃饭,小时候很喜欢和舅舅去放牛,抓鸟、姨娘挖野菜,那时候的快乐是真的快乐。也异常喜欢到叔公家和舅舅睡。

随着年龄的增值和舅舅、姨娘们都已经成家,加上长时间不在家,感情总会有些慢慢淡去。往年总会下午就依旧到了等待吃饭,还会帮帮忙,今年当电话打来喊人,才慢慢的走下去。不过今年有妈妈带着,不需要自己准备什么东西。

很喜欢四叔公和四叔婆的幽默,很好玩的两个长辈。

刚说完在家不用喝四五十度的白酒,结果四叔公就拿出了他“舍不得”喝的江南春招待我们。

和洲约了今晚去他家玩骰子,今年太倒霉了,连4点都无法赢钱,反倒是押注在洲的身上倒赢了,200块钱。期间有点头痛,不知道是喝多了,还是其他原因。一度怀疑是不是自己中毒了。(新冠)

今天又到了一年一度的传统项目 -- 野外生存。

其实是想一雪前耻,因为前年和翠花弄失败了,搞到天黑,最后鸡居然没有熟。今年她没有回来,本来是说加班,然后最后变成了想回也回不来。

由于最近总是下雨,也没有人种田了,找不到那种成块的泥土了,也没有合适的黄泥,最后还是找到了倒塌的老房子的泥土勉强可以用。今年也增加了竹筒饭,总有一项能成功。

在洲家的大花园里找了一个背风的地方,好不容易搭起了窑子。边聊聊天边烧火。

不知不觉天黑了,从中午搞到天黑,烤地瓜很好吃,竹筒饭一半焦了,一半没有熟,叫花鸡完全失败。我太难了。

今年本来还准备去清潭洗澡和再探达隆岩,结果由于下雨取消了。

明年有机会再继续。

离开的这一天,爷爷奶奶依旧如往常一般,让我带这带哪,以往总是抗拒的,今天虽然也很抗拒,但是还是默默的装进了行李箱。有点后悔的是和爷爷说话说得比较大声。

爷爷奶奶把我送到了村口,望着我们的车离开,我也看着他们,我渐行渐远。

庆幸的是爷爷学会了实用微信,现在三天两头会给我发微信和开视频。

由于疫情,街道很冷清,带来的橘子一天就被我吃完了。突然有点后悔带得少了。

今年过年带爷爷奶奶到海口过年。

Last modification:February 29th, 2020 at 07:30 pm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请随意赞赏